首頁 重要消息 社會 時政 教育 財經 健康 青年説 政策解讀

鋼軌焊接人田建生:26年來為鋼軌接骨2萬次

來源:未知 作者:陳濤 人氣: 發佈時間:2020-09-14 21:09:22

  “3秒、2秒、1秒。”9月2日凌晨,石濟客專線石家莊東站內道岔,田建生手持秒錶計時器為鋼軌“接骨”的每道程序計時。


  26年,兩萬次如一次,他的目標是:爭分奪秒、分毫不差。


為各道程序讀秒挨着2000℃高温“觀火”


  沿着石筆標記的位置,切軌儀正在慢慢接近軌道,伴隨着“滋滋”的響聲,無數的火花鮮黃明亮,朝着前方射出……


  9月2日零時20分,中國鐵路北京局集團有限公司石家莊工務段石家莊重點維修車間鋼軌整治工區的焊接工們在工長田建生的帶領下,身穿長衣長褲、頭戴安全帽、手上套着厚厚的手套,在石濟客專線石家莊東站內3道14號道岔,對鋼軌開始了焊接工作。


  鋼軌整治工區工長田建生向記者解釋,把該處鋼軌焊接成無縫線路是他和工友們當晚的任務。不過,達到天衣無縫的境界,對焊軌人的考驗非同一般:要經過切割、對軌、封箱、預熱、澆注、拆模、推瘤、打磨等10餘道工序,才能將兩根鋼軌連接在一起。因此,鐵路人常把這個過程稱作“接骨”。


  切割之後是對軌,一名焊接工蹲到地面,將標尺靠在軌面、軌座上仔細測量,田建生打着手電筒俯身湊過去檢查,“軌縫寬度必須要在27~30毫米之間,不能出現誤差。”


  之後是關鍵的澆鑄環節,在此之前,要先拿預熱槍進行預熱。“3分30秒,到!停!”田建生解釋,“我們根據經驗,温度要達到950~1000攝氏度,剛好是3分30秒。”緊接着,焊接工將坩堝放上去,點燃了高温火柴。站在3米開外的記者瞬間覺得火光向自己竄了過來,臉上火辣辣的。坩堝裏面的温度已經達到了2000℃。然而,田建生卻目不轉睛地盯着坩堝。只需15秒到33秒,裏面就會發生鋁熱反應,“鋼水”就會流到焊接部位。看着火焰變弱、熄滅,田建生才鬆了口氣,只有等“鋼水”凝固,才可以進行下一步驟。


工作26年為鐵軌“接骨”2萬次

  ■鋼軌焊接收工(左四為田建生)


  當晚推瘤之後,天公並不作美,下起了零星的小雨。“趕緊去拿傘。”田建生邊喊邊和三名焊接工把頭抵在一起,為還在紅熱狀態下的焊接點擋雨。“水點打上去,都會影響焊接效果,我們必須要做到‘零瑕疵’。”讓鋼軌“合二為一”,使焊接部位“完好如新”,這樣的“接骨”工作,田建生已做了26年。


  “我是1966年生人,1994年成了一名焊接工,每年要做七八百個焊接點,算下來也有2萬多次了。”田建生告訴記者。


  焊軌的天窗點是4個小時,焊接完成後,田建生與其他焊接工將工具收拾到推車上準備運回。鋸軌機、推瘤機、發電機、鋼軌打磨機、角磨機,個個沉重無比,光是作為輔助工具的棘輪扳手就有胳膊粗細。


  在與田建生一同返回休息室時,記者發現,他的手裏還提着一個“小籃子”。他向記者解釋道,除了要進行焊接工作外,還要用裏面裝着的電台與車站的駐站防護員進行聯繫,來核實封閉信息和現場安全情況,“保證工作順利和人員安全,哪一項也不能放鬆警惕!”


成立工作室每年節支降耗和創造經濟效益超900萬


  自從上班第一天起,田建生便一頭紮在工作上。“記得在作為中國鐵路北京局集團有限公司代表參加的一次鋁熱焊培訓班中,我白天向法國教師勒高學習實做,晚上攻讀理論知識。”田建生從不熟悉焊接工藝到熟悉,從不敢操作到熟練掌握技術要領,每次在學員實操課上都完成得最好,最後在眾多鐵路局的學生中脱穎而出。“三年後,勒高被邀請到北京局指導鋁熱焊技術,指名讓我現場操作示範。”


  鐵路大發展的時代大潮中,田建生一直專注於解決“軌縫”問題,從閃光焊、氣壓焊,一直到現在的鋁熱焊,憑藉着對焊接工作無畏辛苦,田建生對工作手到擒來的同時也“榮譽等身”:河北省燕趙技能大獎、鐵道部火車頭獎章、全路新長征突擊手,2014年被評為北京鐵路局“最美京鐵人”,2015年因貢獻突出經國務院批准享受國家政府頒發的特殊津貼。


  因田建生的貢獻和能力,石家莊工務段成立了“田建生大師工作室”。該工作室是原鐵道部第一批選拔確定的全路技能大師工作室建設項目。通過工作室,田建生帶領出了一批鐵路工務領域鋼軌焊接、焊縫整治科研團隊。“工作室每年節支降耗和創造經濟效益900萬元以上。”田建生説道。


  ■文/本報記者智建勳■供圖/石家莊工務段


  


責任編輯:陳濤